第一次认识看雪学院,是在一张D版的Crack2004光盘上,当时觉得破解这东西真新奇,真有趣,每天痴迷于破解教程里的例子。


光盘里面有很多教材,最好的就是看雪出的Crack Tutorial。因为我是个初学者,很多教程一上来就分析算法,搞得我头昏脑胀,看雪的破解教学就像是为初学者架起了一座梯子,对破解的痴迷使我很自然地顺着梯子向上爬。那种求知的快感真是太棒了!

具体说来,我跟着看雪教材走了几个月,就又遇到瓶颈了。我不是一个满足于使用工具的人,虽然按照教程使用工具的确可以破解一些程序,可是如果我想破解手头的软件,确是无从下手。就这样每天的苦恼着……

其实看雪教程大部分我也没有看懂,所以在那段时期里面,我就一字一句的琢磨其中的原理,后来我终于知道我的弱点了。


我是一个“白手起家”的人,小学五年级接触电脑,到初一不过是软件玩得熟一些,装装操作系统而已。VB从跟着一本“少儿学VB”开始的,会做做界面,弹出个消息框
什么的,我对编程的概念也仅限于此。所以当我接触到C语言、汇编这些大腕的时候,我就崩溃了,在我看来这些都是“天书”,一个字也不懂。DELPHI的书我也有一本,看到上面的英文字母就头皮发麻。


就这样,我诸事不利,处处碰壁。我从所知道的语言里面剔除了DELPHI和C,原因是英语把关,不好过关。所以就从汇编语言入手了。


现在回想,真对自己当时的选择有些沾沾自喜,因为汇编语言学过之后,学习DELPHI和C的难度大大降低,好像整个世界都被拓宽了。


汇编教材是《汇编语言全接触.chm》,也是光盘里面带的。当时学校新买了一台打印机,我就把Iczelion的教材打印到A4纸上,天天做笔记,用前面的知识给后面的文档
加注释,后面有心得再写在前文,一段时间下来,算是“粗通”了吧,至少对编程不再陌生,遇到难题也学会了查文档。


汇编语言的教材还是很少的,许多教材以8086为本,让人感觉汇编学来就是编写DOS程序的,很郁闷,假期给别人打工,就买了一本罗云彬的《Windows环境下32位汇编语言程序设计》继续“深造”。


高中生活的第一年就是在这本书的陪伴下度过的,当然还有看雪出的《加密与解密 第二版》,读这些书成了我莫大的享受。


随后看雪出Rootkit专题,还有那本0day的书,都让我获益匪浅。我也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不足。英语已经不再可怕,反而是我迫切想要掌握的东西。


好多技术都是在英文书上躺了十数年才被翻译成中文,近些年虽然引进外文书快了些,估计也得有三年的差距。以前听人说中国发展差美国二十年,觉得怎么可能,大家

都在一个地球上,差别不可能那么大。现在自己站在这个方位,越学越是觉得自己变得小心翼翼,事事谨慎,不敢再“年少狂妄”。前后的变化,真不足为外人道也。


我是从手机上网得知看雪十周年的“校庆”活动,虽然自己还很渺小,仍然觉得应该为看雪写些文字。在那段的峥嵘岁月里,有多少人是从看雪长大的,其中的感情不是用几句话能够说清的。


看雪学院恰似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,令整个密界“忽如一夜春风来 千树万树梨花开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