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瞬之间已到大三,毕业已是触手可及,此时此刻写下一路走来的泪水与欢笑,也好鞭策自己继续前行……
  说来惭愧,第一次接触电脑就已经到初中了,当时的系统是windows98,上课的时候也就是打打字,画画画,算是知道了怎么开机,后来长久没接触连开机都显得吃力了。高中是个“好好学生”,整天埋头学习,上机课都忙着听音乐去了。印象最深的是学习VB,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做,只知道拿个控件摆来摆去,丝毫没有体会到编程的乐趣,第一次进入编程世界的大门就这样向我关闭了。
  进入大学后像大多数人一样,只知道要好好学习,究竟学什么?不知道!只知道要多多参加各种活动,为什么?不知道!过了一段时间发现我对拿奖学金没兴趣,所以社团活动不怎么参加了,只是选择了轮滑作为自己的兴趣。学习的目的现在也变得明确了,转专业!要从数学专业转到计算机专业。不过究竟转到计算机专业后学什么,还没想好。
  偶然的一次机会和同学一起去机房上网,同学很轻易的控制了我的电脑,并和我开了个玩笑:让我重启了。玩笑虽小,却让我暗下决心当一名黑客。
回去之后便买了些黑客入门的书籍,疯狂的看了起来。可是此时鲜有机会动手实践,理论看起来的慢,忘得却快。很久之后《黑客X档案》和《黑客手册》对我来说还是像天书,不过内心却有一丝喜悦:我也在学习黑客技术耶!“天赋异能 谁与争锋 你的电脑 我的权限”想起来就让人心潮澎湃!
大一下学期,在学校不让带电脑的情况下偷偷买了电脑,可是却发现自己住的是新宿舍楼,此楼全是大一新生,因此学校没给开网络。此时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抱着流光扫描自己的机器,忍受着手持利器却无从施展的心痛。一开始还会去自习室上网练习,可是后来学校把自习室的网也给断了。这样就天天窝在宿舍看看杂志提供的光盘的内容了。记得非安全提供的光盘里有《看雪论坛精华1-9》,算是第一次知道看雪,很喜欢看雪这个名字,感觉很有意境。可是看看精华里的文章却是像看天书,后来上网的时候去论坛逛了一下,给自己的打击不小,会认字,却不知道说什么。对看雪有了一点畏惧。后来买了本C语言慢慢看,也去图书馆借了些关于C的书籍,可是感觉进展缓慢。这期间最高兴的就是看黑小说了,然后偶尔打开看雪精华,给自己一点遐想。漆漆求如夜,残雪舞指间……雪花飘。看过这部小说的人对雪花组应该都有印象吧。我又是多么的希望自己也能祭出无限大循环啊!
  大一就这么在幻想中度过了。感觉总是忙忙碌碌的,却不知道到底学到了什么。大二开始不再整天摆弄奇兵利器了,决心从基础学起。不会编程的黑客不是真正的黑客。于是把谭浩强的C语言又重新看了一遍,还借了一些简单的C实例编程的书看了。不懂硬件的黑客不是好的黑客。于是跟着同学去上硬件基础知识的选修课并跟着去做实验,还考了个信息产业部的硬件工程师(全是水份)。大二上学期就这么过了,最大的败笔就是考完六级之后便不再看英语了,导致现在英文资料都不愿意去学习。
大二下学期看到看雪出了《加密与解密三》,于是就按论坛上给出的学习步骤慢慢学习,买了王爽的《汇编语言》、杨季文的《80x86汇编语言程序设计》和罗文彬的《windows环境下32位汇编语言程序设计》慢慢看,又从图书馆借了《windows程序设计》,《C专家编程》、《C指针》、《C陷阱与缺陷》。感觉自己像个大熔炉,把所有的东西都往里塞,却不担心熔炉会爆炸。很多时候看的自己云里雾里的,尤其是汇编,但是很喜欢这种混沌的状态,正是因为不懂才要看,这样才有可能拨开云雾见天日,从而达到一个新的台阶。后来意外的在图书馆看到了《加解三》,便如获至宝似的借来慢慢研习。在看雪注册了一个号,没想到竟然幸运的赶上了末班车。如果我在看雪实行邀请码机制后注册,那么我将迟到好久才能成为看雪的一员。
  学期末的时候,赶上大四毕业的跳蚤市场,就去看了一下,又是惊喜的发现竟然有一本《加解三》,除了放在地上有些磨损外,几乎是全新的。以半价买了过来,此时心情是复杂的:很高兴,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《加解三》,而且几乎是全新的。同时还有一丝莫名的伤心,这么好的一本书几乎跟没看一样,而且之前是被随意的扔在地上。好了,她现在属于我了!
  大二暑假最兴奋是就是破解了一个小小的软件,说出来会让大牛们耻笑,就是改了下跳转指令,不过真的兴奋了好久。
进入大三后发现课突然变多了,上课占了大部分时间,每天只得抽着时间看书。《加解三》一直看着,边看书边实践速度很慢。兴奋的看了9月5号开始的CM大赛,可是还是狠狠得打击了自己,只有观摩的份。前一段时间过得很颓废,每天睡到很晚,在网上乱逛也花了好多时间。该静下心来慢慢实践了。现在很喜欢用C语言写完一个小程序就用OD反汇编一下,分析一行行的汇编代码感觉很舒服。
  路还很长,时间却很紧。想要一步登天是不可能的,海市蜃楼很快会破灭。写下此文告诫自己:戒骄戒躁,稳扎稳打!给自己许些愿望:大四毕业前关于windows编程方面的基础知识要十分清晰(好大的一块,希望可以学到rootkit的编写,这也是我一直向往的技术)、对缓冲区溢出攻击有清楚的了解、编写一款属于自己的小软件、看雪上至少出现一篇自己的精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