占位先 ,这样的征文搬沙子也要写点东西出来,就是太忙了.凑字数来交任务.

看到这个,心里想起了遥远的过去,尽管现在我们这些老东西不管用了,后起之秀大把,但还是将一些心得能写的就写点吧.很多东西记忆模糊了,见谅.

我上学的时候,学校就IBM AT的机器,第一次看见上机就看见屏幕上小球在屏幕上跳来跳去,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,可惜当时并不熟悉这个是什么(92年的事情了)后来才明白,这叫病毒.

因为这个病毒,带我走入了一个不为人知的crack/hack的大门.

回想当年,最宝贵的就是手头的5寸大软盘,360K,我一共3张.
一张系统启动盘(DOS 2.0),一张系统附加盘,一张工具盘.买这3张盘我节衣缩食了一个月.(一张15元,共45元.当年我伙食费一餐0.4元).
机房里面,老师有一台教师机为286,当神仙宝贝供着,又是空调,又是稳压电源,又是抽湿机等等.后来为了上这台机,不知道说了多少肉麻的奉承话,现在想起来都掉鸡皮疙瘩.

当年管这个机器的是一个留校的研究生.据说N多人排队靠这个机器来演算建筑系的有限元.老师牛X坏了,那架势,就像现在开个宝马740i那么牛X.

坏就坏在,我好说坏说同意给我一个晚上的上机时间,"贿赂"海了去了,希尔顿香烟一包,搬煤气罐2次(9楼),打开水10趟,帮打饭10次以上.现在想起来就想哭.
老师把我系统盘拿去,不知道用了一个什么工具,看了一下,告诉我不能用我的盘,有石头病毒.神秘的给我了一张系统盘,里面有PCtools 3.0
我当年也就拿这系统盘启动,写写QBASIC,FORTION.看见这个pctool感觉刘姥姥进了大观园.那个惊啊!!
可恶的是老师不给我拷这个盘,结果又是10次打开水,10几次打饭后,才给我拷贝了这个盘.现在心里哪个恨啊,牙都要咬碎了.

这个宝贝工具有了,就想搞明白,那个小球是干什么的.哪个年代参考书书都很少,更别说病毒是什么概念了.
别说,机房老师的确有点牛X,随便指点了一下,才明白要弄明白这些病毒,汇编,DOS,中断必须要懂.
8086还明白怎么回事情,汇编大致也知道,可这个DOS,中断怎么个学法啊???资料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.
满图书馆找啊,那个诚心我自己现在都佩服自己当年的那个干劲.终于借到了,动了贼心(打算不还了),最后还真上了图书馆的黑名单.5555
当年年轻,记性好.把个DOS操作系统的文件大小都背了个滚瓜烂熟.用DEBUG.exe跟背住很多程序的前小半截,累啊.
后来硬是把个石头病毒全部跟完,笔记记了厚厚一本.

明白了原理,自己来改,结果一机房的都中了我改的病毒,乐啊(提醒一下:现在这样不行了,以前没有法规)
帮忙杀毒,2次打开水,2次打饭.外加N牛X的鼻子翘到天上的傲慢.

不知不觉的,把个中断,DOS部分小程序跟的上了瘾.当年没有什么网络啊搜索引擎啊,这些信息海洋来
打扰,安心跟踪记笔记.唯一可笑的是一直使用的是DOS下的DEBUG.exe.跟多了就熟练了.很多时候
可以一眼看过去就大致可以根据上下文知道这段干什么.

记得,突然遇见了一个大难题,中断不可重入!!!!
当时,的确感觉遇到了不可越过的高山.没有资料可以告诉你怎么搞,没有信息可以告诉你有什么特别的办法.真的不知道怎么弄了.图书馆,外校高手.....(此处省略500字),发现有部分程序巧妙的利用了了一些技巧,依葫芦画瓢的玩了一把特有成就感.后来这个技巧给各大高手逐渐公布出来,感觉自己真笨,怎么就不能这样做呢??真怀念哪个年代,常常牛人的闪光的点子有石破天惊之感.

现在这个年代是脱壳,我们哪个年代是破磁盘加密.其实过了中断重入这个难点后,这些磁盘加密并不复杂,问题在于没有合适的调试工具,一直在用debug.exe.

毕业了,进的是一个垄断企业的研究单位,没有特别的事情,又喜欢玩玩单机游戏,时光一点一点过去,
整一个颓废青年的形象.

一个电话号码改变了我的人生.
一次出差到广州,一个朋友说起了BBS,并听到了FIDOnet的一些事情.好新鲜啊,计算机可以远程联网.尽管我们单位有猫(modem),但当年一个2400BPS的modem要7000大洋啊.电话当年还是紧俏东西,住父母家老豆电话可以报销部分,拿起单位modem直接上香港,台湾的BBS.一个月下来,我老豆看见电话费,拿着棍子满屋子追着打俺.据老豆说,有段时间一听见猫叫,就要来高血压.罪过罪过.

认识了fidonet的罗伊,他是在台湾但后来在中国大陆北京工作,开了一个北京的BBS,名字忘记了.这样我们这帮人忽悠着,申请了中国的FIDONET的区号,65
在fidonet上认识了求伯君(卫生球),马化腾等等.各自办起了各地的fidonet.
依稀记得老求的站点叫西线,广州的是蓝月,我自己办的叫海风.一个全国性的fidonet建立起来了.

(太忙了,实在不好意思)

中国Fidonet的建立,可以说是国内联网爱好者的一个预演,在信件交换的过程中,我得知了破解区,知道了crack,0day等等概念.
并第一次从fidonet上找到了softice.并和台湾的信件交换中,知道了软虫等大侠以及规范化破解的手法.
当时shareware并不流行,最流行的是打并口狗和磁盘加密最后的斗争.

此间
被朋友所激为朋友打掉一个国外软件并口狗,朋友居然给了5000大洋.(汗,后来才知道这个软件要10万一套,唉...非破之罪)
rcopy的出现,让我等业余打磁盘加密爱好成了机械运动.
softice摸来摸去玩的烂熟了.可能让人破的东西并不多.

fidonet持续了2年后,突然国内开通了互联网.
我算最先一批杀入互联网的爱好者之一,因为朋友的关系,电信刚刚开通到美国128K试验线路的时候,我就在上面爬了,用ISDN联通到上海
转入中转服务器后,像扒在人家后窗上的小子一样贪婪的看着互联网.哪个时候可没有什么WEB,用的是ftp,mail,gother等等.
并转入了我极爱的crack的一些ftp站点,下载回来后,放入fidonet.

在fidonet写了一些我知道的crack的世界,结果给到处摘抄,不注明出处恼火了半天.
后来,中国电信开通了163拨号上网,出口带宽越来越大,几乎一个月翻一番.

期间我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.
原因是这样的,当时163拨号服务器的验证服务器和telnet服务在一个服务器上.给我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可钻的漏洞.
我直接利用sun Solaris 当时的安全漏洞,利用了一个当时不太广为人知的溢出,直接切到了#下.呼呼!!!!!!
直接给自己加了几个用户,不过瘾.
sun服务器和我当时的586/66的机器的速度的优势是不可以比的,我为了好玩,在sun服务器上穷举passwd的过程中,忘记了
服务器CPU负荷直上100%.被电信知道了55555555555555
成了当时国内不多见了"黑客",被请进公安局了.
还好电信的哥们知道是我,给我圆了场.被罚款200元.
经过这件事情,人知道了很多很多事情,知道什么可以做,什么不可以做.尽管当时立法上并没有规定什么,可毕竟是破门而入.

后来,因为互联网热火朝天了,我也下海到了一个挨踢公司,中国当时开始了全民忽悠互联网的时代,随之,caraker和hacker离我越来越远了.